我为什么支持微信小程序
发布于 2 个月前 作者 李梦 84 次浏览 来自 产品

人性本贪,这无可厚非。但因为自己的贪婪,就指责他人不够开放,就有点无耻。 但世间事大抵总是如此,指责的,往往引来满堂喝彩。 譬如,这篇 SeedHeart 写的《为什么我反对微信小程序》。 思前想后,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一下,并大张旗鼓地说出: 微信,包括微信小程序,不是不要趟的浑水,而是必须下水的,那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流。 公平的微信 商业的本质,是交换。原始社会,我们以物易物。现在,除了实物,我们还会使用或者提供某种虚拟的物品,譬如,某个电影、某种程序,某一项服务。 而交换能够成立的前提,是等价。 你在我的平台上写稿子、聚用户,卖流量(只要不违反平台规则,赚多少钱微信是不抽成的)。平台则得到了活跃度,并通过朋友圈广告、城市服务、微信支付等方式,获取收益。 这是等价——不贪婪,不转码,不抽成,来去自由。 因为是相对的等价,微信公众平台,才进而成为千万内容创业者的首选。 「假如没有公众号,我可能要多奋斗十年」——这是微信四周年时,一篇纪念文章的标题。 在我看来,这就是等价交换原则最直观的体现。 而由微信公众平台肇始,内容产业迎来了最好的变革期。 之所以说最好,并不只因为微信公众号的巨大成功,还在于,微信公众平台所确定的许多公平性原则,成为了此后各种号景从的原则。 一句话:做内容,开始成为了能养活写作者,能让写作者体面生存,甚至能赚大钱的事。 内容创业,由此勃兴。 而微信小程序,一开始就让绝大多数人期待,大体也来源于此。 微信诞生在 2012 年。再往前倒推两年(2010 年),有一篇文章,曾经一纸动天下:《狗日的腾讯》。 回顾六年前的这场纷争,腾讯人,包括马化腾,很可能依然心有余恨。 但必须承认的是,正是这样一场全互联网的反对,让腾讯反思了自己的发展策略。 当年,马化腾在内部邮件中写到:「腾讯未来的发展中注入更多开放、分享的元素。因为腾讯的梦想不是让自己变成最强、最大的公司,而是最受人尊重的公司。」 或许正因为如此,当雷军在 2012 年隔空喊话马化腾,「微信的本质是 QQ 马甲……没有跟腾讯竞争过,不知道腾讯的强大」,但在那一年诞生的微信,最终还是给了国人一个完全不同的腾讯,一个拥有某些少见、进而可贵品质的腾讯。 其中,最重要的,是节制。 这种节制,在张小龙看来,是「善良比聪明更重要」,是让用户用完即走。 你可以选择不相信,认为是虚伪,或者坐着说话不腰疼。 但不得不承认,即使在直播最火爆的 2016 年,即使再多人进言微信去做直播,微信还是没有推出直播功能,微信依然是节制的(虽然,我一直认为,直播,就是个功能组件)。 最近,腾讯推出了自己十八周年的宣传视频。在这个视频中,腾讯问了自己几个「能不能」:腾讯能不能让有价值的信息传递更高效?腾讯能不能让社交网络更有温度?腾讯能不能让社会资源配置更迅捷?腾讯能不能让社群鸿沟更加弥合? 这些能不能,同样都是可以被指责为「虚伪」的言辞。但正如 keso 所言,即使假装的善良,也比真诚的恶要好。 至于小程序,目前来看,同样具备了这样的品质——节制。 轻、不重,不用下载,用完了就走,甚至不能主动推送消息(这让很多开发者深恶痛绝)!

2 回复

「善良比聪明更重要」 这是谷歌的座右铭的变体吧

大佬们爱这么说都好,反正作为用户是离不开微信了,这是真的。。。

回到顶部